“書店+住宿”書店探索共享經濟新生態

時間:2016-07-05 作者:焦 翊 來源:
  法國巴黎的“莎士比亞”(Shakespeare & Company)書店誕生于一戰后,書店的文化屬性,加之提供簡單的鋪位,吸引了眾多法國文豪入住,一時成為熱鬧之處。該書店雖然提供的是免費住宿,但也為書店人指明了一條可行的路徑——住宿與書店聯合經營。這樣做既能通過住宿的收益維持書店的運營,將住宿納入到書店中,又為書店文化生態建設增磚添瓦。
  但想要將住宿與書店完美結合并非易事,首先需要解決的是管理問題。住在莎士比亞書店的人大多數都是店主的相識,小范圍推廣也可避免過高的風險。如果想付諸更大范圍的實踐,就需要有一套嚴謹的商業模式。然而,正如陜西嘉匯漢唐書城總經理唐代偉所認為的那樣,住宿與書店是兩個行業,住宿有住宿的標準,書店有書店的模式,在書店里引入住宿的概念,書店如何保障租客的人身安全?當書店的利益受損時,書店又如何維護自身的利益?“如果書店向正規星級酒店靠攏,成本過高,又會背離初衷。”
  “書店+住宿”實質 是互聯網生態與分享經濟
  分享經濟是指人們將自己擁有的閑置資源分享出來,供他人有償使用的一種經濟模式。隨著互聯網技術與互聯網思維對生活的影響和滲透,以Uber、Airbnb等為代表的分享經濟逐漸走進了我們的生活。傳統的書店行業受房租、客流、經營模式等的影響,面臨突破經營困境、尋找生存空間的改革。與分享經濟相結合進行書店改革,書店正在大跨步發展。
  今年年初,由短租民宿在線預訂平臺小豬短租發起、10家實體書店共同參與的“城市之光”住宿項目正式上線。截至目前,“城市之光”項目已擴展至14個城市、16家書店。
  “書店+住宿”是互聯網生態在實體書店的集中呈現。互聯網生態是以互聯網技術為核心,以用戶價值為導向,通過跨界縱向產業鏈整合,橫向用戶關系圈擴展,打破工業化時代下產業邊界和顛覆傳統商業生態模式,實現鏈圈式價值重構的生態體系。這也為書店的經營帶來了啟示:實體書店以圖書、文化的基礎優勢,利用互聯網帶來的多種便利,突破固有的經營模式,將有助于書店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新生態。
  但在具體實施中,書店經營者關注的安全問題如何解決?互聯網平臺又如何維護書店與住客雙方的利益?小豬短租城市之光項目負責人王楊卡佳表示,小豬短租通過身份證校驗、在線支付等方式保證交易雙方的實名。除了擁有自己的評價系統之外,小豬短租還與螞蟻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合作,將個人征信系統引入在線短租行業,以此保障書店與住客的利益。
  據悉,2016年小豬短租的“城市之光”項目將在全國范圍與100家書店合作開展住宿業務。
  住宿成為書店贏利新增長點
  書店提供住宿場所,網上民宿預訂平臺提供商業模式與技術支持,傳統的實體書店借助分享經濟,不僅讓讀者實現了住在書店的夢想,也提升了書店的收入。
  2016年4月23日是第二十一個世界閱讀日,位于杭州上城區的杭州悅覽樹24小時書店內人頭攢動,這里不僅有著名導演彭浩翔的簽售活動,該店與小豬短租合作的“城市之光”住宿項目也拉開帷幕。由于該店是24小時書店,所以在入住上,住客的實際入住時間為晚10點至次日早7點,此后床位即恢復為書吧模式。
  上海 Mephisto書店位于上海法租界核心地帶的康綏公寓,與24小時書店不同的是,該店相對獨立的空間,能為住客提供了更多的“專享時間”。書店創始人吳世超表示,喜歡全世界旅游的他,經常選擇在Airbnb短租一間民宿。“上海的房租較高,我們找了幾個在三樓、四樓,甚至五樓的房子后,雖然位置合適,但更適合做Airbnb。”書店的成本較高、利潤較低,以住宿補貼書店的想法,促成了Mephisto書店的誕生。目前,該書店每個月的住宿率在15%~20%之間,“通過這種方式,每個月能夠帶來約6000元的住宿收入,不僅能抵書店的房租,還略有盈余。”在談及住宿為書店帶來收入的同時,是否帶動了書店內圖書銷售時,吳志超坦言微乎其微。書店開業至今,專程到Mephisto書店買書的讀者不超過5位,并以周邊江浙滬地區的讀者為主。“來書店住宿的讀者大多數都是喜歡住在書店里的感覺和氛圍,最多買1~2本書。”吳志超補充道。
  與上海 Mephisto書店不同的是,揚州邊城書店的住宿與住宿帶來的收入各占50%。“比如這個月有3000元的住宿收益,帶來的文創產品的消費也大概是3000元。”邊城書店王軍表示,在經營圖書產品的同時,該店還致力于傳統書文化的展示,雕版印刷實物、清代的木活字、油印機等均為該店的特色經營項目。“入住的客人有40%左右會買店里的文創產品,包括我們自己設計的線裝書籍和周邊文創。”此外,該店還計劃引入更多與讀者互動的項目。“比如揚州、北京的美食各有不同,把這部分細分出來,吸引特定的人群,將來書店的服務還將更加細化,甚至進行私人訂制。”據悉,由于住宿項目進展順利,該店還將拓展門店,將邊城書店打造成為邊城書院,借此吸引更多讀者。
  “目前我們的房間定價是380元一間,從2月到現在,已經陸續接到了十幾個訂單。”文澤爾私人圖書館位于湖北武漢漢口商業中心,圖書館負責人燕森林表示,該店所展示的圖書多為珍藏版,可謂“書迷專供”。但由于該店僅對會員開放,很多外地讀者望而卻步。開啟“書店+住宿”模式,滿足了外地年輕人對到書店閱讀的需求。但對書店引入住宿,燕森林有自己的看法:“從外地來的住客涉及到接站的問題,比如有一些讀者都是很晚才來,還要接站、整理鋪位等,這些都要涉及到人手問題,但目前書店的工作人員大多是義工,無形之中增加了負擔。”
  思考
  為讓讀者重回實體書店,書店進行了多種嘗試,餐飲、娛樂、教育等項目引入書店的多元經營中。互聯網的發展,促成了書店與住宿的結合,完成了由讀者找書店到書店找讀者的轉變,將書店與讀者的生活聯系在一起,也為讀者進入書店消費提供了可能——既滿足了讀者的文化需求,也為書店帶來了收益,獲得了讀者的肯定。
  需要指出的是,雖然當下住宿書店吸引了很多“嘗鮮”讀者的入住,但從長遠來看,受僅為住客提供基礎住宿服務的模式,以及住宿書店社會關注度下降、書店無法為讀者提供更高品質的住宿體驗等因素的影響,也許會讓住宿書店越來越難以吸引讀者入住。正如言幾又書店成都凱德天府店店長陳勇所認為的那樣,實體書店想要往住宿書店方向拓展,首先需要弄清書店的定位,到底是書店還是旅店。
 
五分彩技巧 福彩3d和值走势图综合版 高频彩助手 浙江风采七乐彩走势图 甘肃11选5开推荐号 跑得快棋牌规则 卖顾家家居赚钱吗 中国双色球 浙江十一选五遗漏期数 辉煌棋牌捕鱼第一平台 在微信里卖小饰品赚钱吗 澳洲幸运8中奖详情 好彩网首页 甘肃11选5技巧 云南养什么最赚钱了 体彩泳坛夺金开奖 悠洋棋牌网页直接玩